登陆

原创千年盐田每块仅4平米产盐300斤,产权世袭,是古印加帝国支柱产业

admin 2019-10-04 221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我们每天的餐桌上都离不开食盐,可能你会以为它只是可有可无的菜肴调味剂,实际上,它却是生命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就像水、空气何粮食一样,盐在维持人体酸碱平衡、调节细胞渗透压和传递神经信号等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那么,人类为什么会如此依赖食盐、而且不吃盐就会感到乏力呢?部分生物学家认为,这是从海洋带出来的一种习惯。因为所有生物都起源于海洋,我们的祖先都曾经生活在大海中,所以即便走出大海后,也依然保留着当盐随着我们的体液排出后需要补充这样一种生理过程,就好像我们坐飞机离开地表后需要在机舱里加压加氧一样。

在中国古代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盐商,在当时这就是超级富豪的代名词。比如《红楼梦》一书中展示了让人震惊的奢靡生活,其背景是作者曹雪芹的祖父曹寅曾兼任过四任淮扬盐政。

如果说《红楼梦》是小说可信度还不够,那么不妨了解下扬州个园主人的逆袭人生。在古代中国,扬州是不折不扣的一线城市、销金大圣地,它的繁华让张若虚写出了锦绣文章《春花江月夜》;让李白吼出了“烟花三月下扬州”的千古名句。它以吃喝玩乐一应俱全吸引无数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其中不乏帝王身影,比如乾隆皇帝。

乾隆某次游瘦西湖,随口点评“差一座白塔”。不料次日他便发现白塔已赫然矗立,这塔是盐商们为取悦皇帝,在一夜之间用珍贵的食盐堆砌而成的。扬州的发达与盐业密切相关,据说扬州盐业一年上缴清政府税金占到了当时国家全部收入的四分之一。

扬州个园主人的发达也与盐业有关,他本是个家庭破产、一文不名的小青年,19岁那年骑驴上京城拜见了主管两淮盐政的高官。我们不知道这个传奇故事背后的秘密,却看到这个少年从此获得信任而被委任为两淮商总。此后五十余年的盐务生涯使他变得富可敌国,然后就为自己修建了这座超级豪宅——个园。

这是一个古代普通人暴富靠卖盐的故事。实际上,历史上很多场战争也是因盐而起,其中包括黄帝与蚩尤的 “涿鹿之战”。据历史学家考证,那场战争中双方极有可能是为了争夺和控制河东盐池(即运城盐池)而起。

综上所述,盐在人类历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中外皆然。无论是美国南北战争、还是欧洲的古罗马文明兴衰史,甚至拿破仑攻打俄罗斯的铩羽而归,都与这种白色物质休戚相关。

因为食盐的重要性,所以古今中外几乎盐业都是国营或官营。那么,你知道古人是如何将食盐生产出来的吗?听上去好像很不可思议,但真相却是,我们真的能够亲临其境一睹真容,不需要走时光隧道,只需坐上一天飞机去南美秘鲁的圣谷。

豪不夸张地说,美洲大陆上所有伟大的文明中心都建立在能够获得盐的地方,比如印加帝国。

印加人是盐的生产者,盐井就建在库斯科城外大约40公里的印加圣谷(Sacred Valley)。圣谷里有个小镇叫做马拉斯(Maras),西班牙语全称是 Salinas de Maras。藏身于安第斯山脉中的这个山谷是一个依靠盐田存在了千年的神奇之所。

马拉斯最出名的便是她的盐田,这些盐田建于公元500年到公元1000年间的查纳帕塔文化时期,出现时间甚至还要早于印加帝国建立之前。

近千年来,这里的盐田从未停止过运转,实际上整个南美地区都在享用着马拉斯出产的优质岩盐。

当古代智慧的人类发现 Qaqawinay 山的地下流淌着一条含盐量极高的地下盐泉后,便开挖出一套完整而庞大的引流系统,将盐泉的水流导向他们在山坡上修建的成千上万个盐池中。

含盐水流穿过山中时,会化为若干分支细流,顺着小渠流进与之相通的每一个盐池中。

每一个盐池都有一个与小渠相通的缺口,用一块石头做闸门,当水注满后,便关闭闸门。

制盐的过程几乎是自然和人力的完美结合:随着水份的蒸发,盐体慢慢结晶,附着在盐池的泥墙表层及池底上。随后盐池所有者/工人会关闭水渠,等到盐池干透后,再小心刮出干燥的盐粒,装进一个特定的容器里运走。然后重新开启水渠晒盐,如此循环往复,白花花的盐就源源不断地生产了出来。

因为采盐人的技法和水平不同,这里产出的粗盐呈现出不同的颜色,有白色、粉红和浅棕色,不一而足。

关于盐的颜色还有另外一种说法:为了适合多阶级的社会,必须生产出不同颜色不同等级的盐。最白净的盐是权贵们的特供品,为穷人生产的则是味道不佳的黑盐。

每当晒出的粗盐邛崃积累到一定数量后,工人便用双脚把这层盐壳踩碎,收集好放置一边,然后再打开闸门放入盐水,进行下一轮制作。

俯瞰整片盐田,就像是无数雪花和明镜交错而成的抽象图案。

曾经,马拉斯盐田是古印加帝国的经济支柱。这里的每块盐田都分属于某个家庭,父子相袭,世代不变。如今,这里的人们仍然基本沿用老祖宗的手工收盐传统,这里的盐田每块月产约300斤左右。

现在的马拉斯仍然拥有大约4000多块盐田(池),其中活跃盐田有3000多块。

这些盐池单个面积大都不超过4平方米,深度不足30厘米。如同云南元阳的梯田一样,它们顺着山势由上至下层层叠叠,每块盐田的形状都不是规则的正方形或长方形,而是有着不同的曲线。虽然单块盐田看上去很小,但全部数千块组合在一起,就拥有了震人心魄原创千年盐田每块仅4平米产盐300斤,产权世袭,是古印加帝国支柱产业的魅力。

古印加人以天地为舞台,以天然泥石和卤水为材质,靠人工之力筑起了一幅令人叹为观止的大地艺术画卷。它们虽是人类的壮举,却与周边的自然环境融为一体,往往让人误以为是外星人的杰作。

我们从远处的山上俯瞰盐田,盐田仿佛是一块庞大的大地色眼影盘,白一点的用来强调高光,深棕色的可以让眼神更加深邃……

关于食盐,还有很多在现代人看来非常不可思议的冷知识,比如:

根据“埃尔南科尔特斯之征服”这段编年史的作者贝尔纳尔迪亚斯的说法,阿兹特克人以蒸发尿液的方式来制盐。

而玛雅人则把盐作为药品,将其与某种植物原创千年盐田每块仅4平米产盐300斤,产权世袭,是古印加帝国支柱产业叶子混合后用来控制生育......

站在曲折狭窄的盐田田埂上,面对这片大自然和人力共同完成的壮丽盐田,老鼠皇帝忍不住掏出中国竹笛演奏了一曲“在希望的田野上”,现场听闻者掌声雷动纷纷叫好。

出国旅行,风景与音乐最配。

原创千年盐田每块仅4平米产盐300斤,产权世袭,是古印加帝国支柱产业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